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42|回复: 11

[临盆场子&诗先锋群第N+四届嘘嘘临盆诗歌活动投票帖

[复制链接]

45

主题

363

帖子

1108

积分

副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08

论坛管理员

发表于 2022-1-8 21:06: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投票规则:

1.投票时间:2022/1/9  00:00--2022/1/12  11:59。

投票期间请大家抽空写简评,原则上是全员参与,为营造共同的批评氛围,感谢大家供献的一砖一瓦。简评,可以是推荐理由,读后感,批评,找茬,劈砖,屠猪,马屁精,等等,畅所欲言。

2.美人可投0-4票,丑人也可投0-4票。当然,不美不丑的也可投0-4票。

也反对换马甲反复投票。

3.不可以投自己。

虽然你投了自己俺也不知道。错,俺是看得到滴。

4.本次投票采取坛内投票与群投票的方式,最后汇合统计的方式。

对无法注册与不玩论坛的,请把你的马甲与四枚印章传递至土豆丝处,让他代你戳戳。群投票可以大家发动群资源让更多的人参与,把投票人与投票作品序列编号汇总至土豆丝处。格式如下:石破天   1   11   111   1111。
不可以在坛内投票了,又在群投票,这可能作弊哟!
多选投票: ( 最多可选 4 项 ), 共有 15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4.44% (2)
2.22% (1)
17.78% (8)
2.22% (1)
2.22% (1)
2.22% (1)
20.00% (9)
2.22% (1)
6.67% (3)
2.22% (1)
4.44% (2)
4.44% (2)
15.56% (7)
0.00% (0)
6.67% (3)
6.67% (3)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5

主题

363

帖子

1108

积分

副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08

论坛管理员

 楼主| 发表于 2022-1-8 21: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号作品:【老哥也来应应景】


《早晴》

天空睛朗
月亮收起挂满的露珠
坠落的一片树叶
整个大树听见它的疼痛
如同一声早晨的咳嗽声
看见阳光的孩子
很想看到雪


《老吉他也有青天》


老人吉祥,老了的人倚门展望
多年荒芜的庄稼地里
荒草茂盛
如同老吉的老年

孩子进城
逢年过节的电话如隔夜的亲人
传递迟来的消息
春天的风依旧寒冷
探绿的小草断茎不断根

苟延残喘的那口气
因冬天的野火
助燃成为青草后来的灰烬


《买盐记》


某个时候,骨头巨大的伤口
深陷一种白色的漩涡
当生命的意义
远远大于生活的含义
我们必不可少的食盐
以颗粒的形式深挖开采
直立的盐
直立的骨头
从来不因生活的琐碎事
而弯下腰身

——————————————————————
&&二号作品:【】


《纸歌》

纸包不住火
那一页一页的情书
点燃着青涩的火苗
多少个午夜的泪雨
都未能浇灭
烧焦了的梦
呓语吟出忧伤的歌

折的999只纸鹤
无处放飞
囚禁的灵魂
如吊灯一样 天花板下晃荡
直到有一天,爱情死亡
人们会看到剜了空的冥币
如雪片一样伴着唢呐声, 嚎唱


《新春辞》


冬王子的壁垒不再森严
一位姑娘携一缕明媚从南岸走来
她的脚尖趟开白皑皑幽径

我抖落一身尘土
将旧日子从台历上抹去
不再纠缠纷乱的碎片
一如我的诗中摒弃那些风花雪月的词语
让那些带着残疾的谎言沉底深渊
屋檐下的腊肉可否装入陶罐

花馍 年糕  油炸丸子上了圆桌
母亲的蓝围裙兜就是春的序幕


——————————————————————
&&三号作品:【神神叨叨】


《明天见》


你说过的那个溶洞,我没有找到。
到处是山,石头,树木。他们的房子有朱红的大门
很古典,我说过,和我以前见过的乡村不一样。
玉米挂在檐下、竹竿上,甚至篱笆墙上
有些羊从灌木后面钻出来,很突兀,很可爱
我一直在找那个溶洞。去了许多和你描述
稍稍相符的地方,都失败了。但我认为我能找到。
南部山区就这么大,然后带着你一起去。


《新春辞》


一个人在这里的阳光下走着
对“风尘”这个词有了些新的看法
风和尘,很紧密,风起尘飞扬。
这里太干燥了,连山脊也是遍布怪石
那些树木,就显得委实好看
我这算不算在风尘里游荡,当一年又始。
年大概就是这些尘埃的气息。而风
是我们的记忆。一次次的
掠过、回旋、翻腾。我爱这些
细小的尘埃,跟着我,一直向前。


《早晴》


那条去崮上的路,我说过
很多次,特别喜欢。
但说不出为什么,它很寻常
经过一些村庄,然后慢慢捱着山脚
直到沿路到处散落着石头。
有许多人走过,也有车压过漫天尘土
在南部山区,它可能寻常极了。
它给我一直是夏天的感觉
不知道落雪后什么样,也不知道在春天
路边开不开花,开什么样的花。
我想知道早春时,那遍山石头灿烂的样子。


《甚焉》


那座铁屋子孤单地在山上
锈得发红,秋日夕光的映照下
好看得让人心慌。我以前没有见过
那么细小、密集、纯粹的一大片锈迹。
在漫山的石头群里,它看起来
更古老,更值得瞻仰。我走得小心翼翼
怕惊动了什么,整个南部山区的
阴影和尘埃都像是从它那里抖落的。
回头时,只见对山裸露的石崖,坚硬而安静。


《未名》


在信里给你说的一回事,在梦里
是另一回事。在信里说卑微
在梦里是迷茫。这不仅仅是一种错位感。
譬如,山顶看见的那座坝堤,在湖水
和平原之间,半路拦截。泛舟时眼里只有山水
归途中心里只有村落的疏疏灯火。
而某一天,走在堤坝上,同时看见了
左右的两个世界。在石崖上
说的,也在城巷里说,那桥洞如眼,那塔尖如昨。


《纸歌》


后来,我说我喜欢开车游荡。
在城市和乡间的道路上,路过的房屋
众多。跟我写诗没有区别。
在一张纸上,那些词语座落,而
我在游荡。有时也把车停路边,发个呆
抑或睡一觉。远远的,房屋错乱,词语腾挪。
像一个异人在异乡。尘埃下,所有的
空和满,地平线辽遥和人潮汹涌。
心事空荡的时候,你以为我在写诗
而我在生活。惟有时光流逝。

——————————————————————
&&四号作品:【】




《二零二二之二》

一年又没了
一年又来了

少了一年加多了一年
并不等于零
等于蚂蚁眼前身后的岁月

去年的红叶并没有都死
有一枚活在书里
像我一样
像蚂蚁一样

今年是只会让学生走步的体育老师
一二一
一二一

最多就是二
真二
生怕踩死蚂蚁

——————————————————————
&&五号作品:【闲了接着嘘】



《买盐记》

对,青菜之青,白萝卜之白
鸡鸭鱼肉之鲜
皆我所欲,皆不可留
唯有你可以
愈回首,愈苦涩
沿着深深的脚印,流向父亲
被压弯的脊背
蓝色的旧衣裳
干了又湿,湿了又干




《老吉他也有春天》


哦哦哦,春衫丽影
眉妆轻勒黛,镜中三两朵
唱到高潮之后
会不会还是那般
烛光灯影人寥落
凭栏独坐,短歌寡和
却见桃花堕,流水匆匆过



《新春辞》

神马都是浮云
无论身在云端,还是街心卡座
相顾一笑,杨枝甘露
细数门前,熙熙攘攘
天南海北皆不若
与你共我,牛奶丝滑
凭人说


《早晴》

每天天刚蒙蒙亮
妈妈就坐在佛龛前
一边捻佛珠,一边念念有词
祈祷的内容基本不变
爸爸在厨房不停地旋转
打开高压锅,让红心著甜润的气味
弥漫在这个冬天的清晨
它们褐色粘稠的汁液
当然是我的最爱
我用木勺子轻轻地挖
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尝
沐浴着七点半钟
头顶上明亮的小太阳


《未名》

我给它寻找反义词,广泛撒网而不得
不把目光收回
定格在一面斑驳的矮墙上
残缺的字迹,那些电活号码
下雨是什么人留下的姓名
飘落的部分
那么多,全都随风而去了吗
四周陷入一片空洞,仿佛从来都不存在
一滴雨水失落的声音



《为花》或《纸歌》


我在淘宝网逛了半天
终于看中了那本水画本《山海经》
梦神引,唯美,古风
符合我对于一切实体不屑一顾的反应
我喜欢颜色甚于线条,我喜欢九尾狐与专诸
甚于而今无所逃遁
数据嶙峋的钢筋大森林


——————————————————————
&&六号作品:【嘘嘘难】



《纸歌》

玷污她?用过去,
突然多出来的刺,紧张指节,风声不显的掌中肉
用褶皱,揉其为抱作一团的脆骨,
零落不可复制的小座坟茔像银白星宿尚没有启明
——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她那么平,安静,又滑腻如自带皂液的一面后背
只需要一幅不大的胸怀以孤峰
以滴水成河般缓慢的恶狠狠,以未必被看见过的
现在每每,来作孽——
刺穿她,于潮头上成活,瞬瞬石裂,如云彩散离
生在清脆,而永不后顾的秒针
那样儿如同死去的韵律中。


——————————————————————
&&七号作品:【一虚到底】


1. 《新春辞》   
  
我站在台阶中间,影子投入爆竹的引信
足够长足够短,嘶嘶作响
转而爬上顶端,退出胫骨的青石
自闭而清净
全都快过一块,慢过另一块
远处河流仿佛巨蟒放开自己
借走稻草人斗笠
借走我们失去名字时住进去的村庄
南风第一天,冷——两个妇人边走边交谈
并不在意
踩过地上灰烬和红色纸屑
  
  
2.《买盐记》
 
现在是下午,线在线团中,针还无孔
一袋盐,以我
可能存在的方式。村民下到雪地察看
稻茬儿。趴在机井口朝里祈祷
 
小超市像理了寸头的男孩
村庄没有宗教。很多年过来
 
某年筑起小庙,在此叫父亲魂魄
回来,回来,当我回家
发现父亲隐形在厢房中,隐形在屋后
他放弃的石头
 
一袋盐托在掌心,掂量生命的意义
掂量我
父亲喜咸,嗜酒。两样具备,我们就能
进多年后一餐
   
   
3. 《纸歌》
 
整个天空都是它的。很快
草地那边升起另一个它。啄穿画布的喜鹊
偷取棕熊毛发
它越过大片淡蓝色波光
 
纸飞机,纸船,纸人,对岸闲逛
风给它个趔趄,它扶起风
没有脾气,歪着脑袋进入
参商隐居的笛孔
 
它想咬断自己虚构的动脉,哼着歌
追杀隐形的吹笛人
 
 
4. 《我们一起去看烟花》
  
很多年过去了,还能沿着柳泉路
越过弦月大道,西五路,西六路,机场售票楼
火炬广场前
那晚真冷,烟花令人惊艳,令人生畏
一阵紧似一阵,我们挽紧的手
像是雨季锈住的邮箱
密码神秘,而多余
 
很多年过去了,活在摆脱陆地的船上
驶过一道道海峡
沉溺于沿途补给品,啤酒,香烟,鲸骨制品
掠过热带风暴的夜晚
手机屏朝上,重放烟花探照的星空
如此遥远,又低垂脑海
 
从前孤悬北外环,日常是碰灰烬似的影子
一如此时碰一朵火烧云
 
 
5. 《渡与镀》
 
他给管子镀上一根薄薄铬管——雨水蛀不开的冷色
 
通过管子可见小船靠岸
芦苇笼着落日余烬
肉眼可见“犹豫”一个接一个,不可见的乘客
下去,上来。粗布工服仿佛洞窟由无数孔洞
构建而成,电流穿行其中
想到自己可能是另一姓氏,他站起
可能是鹤,一棵芦苇,或别的
 
他拍了拍充满波浪的肉质的空气
 
 
6. 《又去见“我”》
 

村庄通过土打探另一个村庄
钥匙配了一把又一把,不是丢失,而是变化
 
曾经是牙齿的
现在被牙齿碾碎。曾经是屋舍现在是方丈之地
 
我躺在河床,肋骨长满野花
波浪通过水打探另一些波浪
 
莎乐美。塑造圣约翰并不容易
温暖双手的火烧毁森林一角。还有“我”
千年前的遗恨,大步,成为流星
 
 
7. 《明天见》
 
第一盏灯亮在街灯前面,高出树梢
山谷分杈进入群山。哦我的失礼
经过一棵棵卷柏没有伫足
 
我的失礼还有忘记凝视自己的身影
呼吸竟也忘却 
药店门口的灯亮了,明天布满鹿角栅栏
火车嘶鸣,很近又很远
 
当我走过天桥,更多灯亮了
不同城市,同一街区,等自己回来
 
钢板螺纹正在凌波
沉下去就是夜晚,更深更深的雪意
 
今天产下枯叶,闷闷不乐,如刚刚清空的人工湖
 
 
8. 《为花》
 
石头,井,蝴蝶,蜥蜴   
乱跑的梭子和空无之线
编织时间样品。婚纱模特站在身边
等雨
 
金鱼悠游不定,穿过玻璃墙壁
“悠游”寄生在频频闪现的鳞片之内
 
最先触底反弹,蝴蝶
回来。回来。觅食草木的本心
 
 
9.《甚焉》
 
采石场每次爆破腾起的白烟
都是失常时刻

菜市场绿叶白菜,沉重,等待挑选
芹菜想跟你回家
蹭了蹭手腕,冰凉没关系,也没强迫
 
山后突然轰鸣
屋顶震颤,群鸟乱飞
掀翻很多很多超载落日的船只

酒瓶,烟盒,茶罐。芋头,土豆,红薯
都是失常时刻,都在你体内翻开,卷回
 
 
10. 《早晴》
  
结满霜花的玻璃窗
阳光橘红
雪地有圆而小的脚印,当我推开窗子
俯瞰,当我飞出窗子
掠过干净的树梢,我的想象得到满足
 
还不够。然后
入水,摆动四肢,寻找深渊
拼命越过身体的极限,回到桌边
  
当我叼烟烧茶。烟灰掉进电茶壶。我想
晴朗来自夜晚
来自幽幽翻遍身体的蜂蜜电流
来自桌面和手肘温柔的摩擦
来自一片橘皮和另一片连接的雪白经络
  
整个房间咔哒一声,我抬起额头
 

11.《老吉他也有春天》
  
这个下午
断了一根弦的吉它响了起来
我奇怪“独自”一词
 
遗落在洗衣机里的苹果发出奇妙的霉味
 
我梳理手指
掉落一根长发
 
它肤色暗于最初,共鸣箱结了蛛网
调弦钮松动,琴枕微露破绽
 
琴弦呼之欲出如迎春花梗茎
我抱住它,想“独自”一词意味着
可以给很多自己喂那个春天回来的蝴蝶
只有花朵能发现其弱点
 
只有花朵欢喜和厌倦
 
 

2022.1.4

——————————————————————
&&八号作品:【先买盐】


《买盐记》


普天的小白菜们
在社交岛屿上晒图,和文字
水底暗藏甜和咸,两种结晶卜卦
天道赋与我什么体和面
写下文字的人,历难取经
挥笔落下咸的法则
芥菜搞下它裹心的叶子
切成丝晒个半干
封存老坛,反复淹渍
武侠小说的作者
写出神性与哲学:
"卜筮从来都是模糊的方向
存在于荒诞难解,不合逻辑的地方"
海水眼底有风,两种透明体态相遇,显示方向的轨迹
海船打捞上来瓦坛里的酸菜和鱼刺,做成鲜美的汤汁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5

主题

363

帖子

1108

积分

副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08

论坛管理员

 楼主| 发表于 2022-1-8 21: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号作品:【一切皆虚无】



《新春辞》

我在。每天摩擦,生热,生电。已铮亮
日子的锋利如我
我有利器,不示常人

致新的以敞亮之心
去更远的山水,托我余生
之新的以仁慈的爱恋
宽宥悔过的男子,并指引他细流的水路
至新的以挺拔的身躯
康健是一颗树,给我们唏嘘的年轮

我是钢铁。于心。于身。于神。每天摩擦
我之锋利如滞钝
虽有利器,深藏在野

2022,1,3黄昏


《早晴》


不停从身体内拿出钉子,锤子,和流水
早晨沽清,夜晚重又蓄满

不停追赶一个影子。当朝霞
唤不醒树木和房子。我又过了一个无眠之夜
新买的茶花显垂死状。搬到向阳的厅堂,一如我心

晒着芥菜,西兰花头,腊肉。忽然有心做了这些
缩减到家庭琐事的男人有一万种简约
他会对得起每个干净的早晨

梳洗。着体面的装。保持晴日形象。直面任何突发状况
工作的温度正好擦拭身体的铁锈
钉子钉住霞光,流水流去天际

爱每一个人。用钢铁般的硬度

2022,1,4



《纸歌》


A4纸复印生活,铜版纸雕刻封面
杂乱的情绪是一团废纸,包裹着离开的人

走的快一些,被装帧在一沓剪纸里
孩子们试着剪出最伟岸的企业家
他登在报纸的夹缝,或者电线杆的小广告上

纸飞机与千纸鹤经过一双巧妙的手
他们出现的天空,风筝没有风
灯笼与纸扎的财神相互有光,照亮了信仰

更多的人跌进纸流年。他们享有爱情和雨水
允许纸尿裤内的婴儿发出天真的讥笑
每一个表情都被记录。每一个青春都被计算

他不过是一张白纸,因我写了字
我不过是一个写字的人,恰好他空着
彼此认领,满纸的荒唐落入人间

用实际的纸张为我证明,身份,学籍,故乡
终于也会老死在一张纸上
遗嘱上安上手印,或者邮戳

2022,1,4晨



《渡与镀》


都戴上面具。身家清白之人不必过对岸
彼此不认得恰好
互相掩饰和映衬的黑
做了一次又一次隐没和沉淀

变幻脸谱的必要性。时代与时光都立体
伟人金色,在极远处
红线也作召唤状
人生在于相互拉扯,制衡
佛在渡厄。还佛镀身

做有些傲娇的自私的人
守一处流水,看明月自在照沟渠
他们焦躁的要过河,我摇橹
他们想换一副脸庞生活,我画押

2022,1,4,黄昏


《甚焉》


接着猥琐。只有好色才赶出内心的油腻
八千里山河不如一丝缠绵悱恻
我有力的臂弯,揽住日月的光芒

和人性的光芒

接着啃。刀劈斧削般。风卷残云般。辣手摧花般
一个人被另一个人绊倒
一个人绊倒另一个人
主动到被动的关系。设若亲吻能解决相思,性爱能解决诗歌
集体意淫能解决人口

这一望无际的苍茫之水好似他健壮的体魄大口的喘息
这生而有涯的青草好似她吹弹不破的柔软的肌肤
不要妄想一朵菊花正常的开放
占有,占领,侵入。他们是强盗

接着蹂躏。奏乐。小黄花碎了一地
他们的裙子,内裤,分泌物,小蝌蚪。他们的江山
正在接替我新修的阳关
狗日的爱情。趁机学会了交配

从一个人抵达另一个人,途径的沟壑与巅峰
由下半身和下半生开始,可以制造潮水与虚无欢乐

2022,1,5晨

——————————————————————
&&十号作品:【】


《明天见》


明知道活着就是幸福
但还是想一睡不起

在深沉的夜里
灵魂不过是一缕微风
在虚幻的梦里
才会有一声惊心的叹息

藏在深处的秘密
此时展现在他的面前
也无非就是一句
她想说却从没有说过的话语

黑从四面八方涌来
压在她的身上
她清澈的眸子对他说
明天见

尽管她知道并没有明天
她还是说了
只是为了让自己感到幸福


——————————————————————
&&十一号作品:【有果女孩名叫打破碗碗花】


《未名》

天黑了。
坐在公交车里,看掠过的景被一遍一遍地覆盖。像衣褶
永远也熨不平,那些小小的遗憾,堆累在某处。
我把双手合在一起,放于膝间
想着如何写一首诗,却无从下笔。

耳机里有个女子在唱歌,她唱得很慢,咬字很轻
吹了一口气,如芷兰,让我一阵酥麻。


《明天见》


作为二胡,却最为羡慕唢呐。同样是为了镇魂
同样是唱作人手里的工具,同样在杏花村,同样在杏树下。


抬棺人已上路,二胡已经响起,吹唢呐的人迟迟未到。
人未至,声先闻。



《明天见》


去烈士陵园。


看一群人。大多数都是川军,大多数都不会说普通话。
有老烟枪,有中年油腻大叔,有娃娃兵。
有被一枪打死的,有炸得剩下块衣服边角的,有刺刀捅出肠子的。
有怕死的,有不怕死的,有先是怕后来不怕的。


不管抽不抽烟,先点三根烟。
不管喝不喝酒,先倒一碗酒。
我吼了一嗓子,除了回音,连鸟的叫声都没有。


《明天见》

他上山
我也在上山

他不是和尚
我也不是道士

他去山上看雪
我也去山上看雪

我在山上看到了他
只因为他来早了,雪未下。我却刚刚好


《明天见》

有一群蚂蚁在搬运
桉树叶,松针,银杏叶,而不是食物
去往坟穴深处。
冬深有霜,有雾,路上湿滑,看不远
有只蚂蚁穿过小土丘摔了个四仰八叉
隐约有阳光照在它的身上。

坟里骨灰盒上,已有不少木炭和树叶
包裹的锦绸上未见有多少泥土。

这是一个夫妻合葬墓
骨灰盒旁边,还是空的。




《早晴》

亦作早春。
陌说写错了,其实将错就错,也不错。
早晴让我想到啥呢,说道说道。

想到清晨,着对襟碎花上衣的少女踏着霜冻的杂草去河边
掬起一捧水,吓得初入的白鹭惊起
咯咯咯的笑声,又惊起一群白鹭。

想到想吃肉荚馍,想到流口水,想到坐公交车坐过了站
想到想长驱直入打穿四川盆地后的秦岭
想到想用火锅的温度烫化那封城的雪。

想到马上就要过年啦,也要穿穿红内裤红棉袄
与爹妈兄妹打打麻将,斗地主,砸金花
与同乡们吹牛打屁,喝点白的,乐呵乐呵
跨个扯蛋的年,明年一马平川地过。

早晴,不是早瞎,不是早茶,不是早睡,不是早泄
应是刚刚落窑的泥,被蚯蚓七拱八翘之后的泥
尚未成瓷,已有器意。

《甚焉》

装作沽酒微熏,转身偷看你,从缸里舀水,看
最初存在的水,身藏无数的缝,容纳着新的水滴。

屋子里的摆设陈旧,让人心静。书桌上的旧书上的字
有的也溢到地上来了,与木纹的地板混淆在一起。

有时喝酒,有时喝茶,有时边喝酒边喝茶
有时看你,有时看书,有时边看你边看书

你从不远的圃园里,摘了沾露的梅花
取下腊肉。两种香混和在一起,有种独特,独特的烟火味


——————————————————————
&&第十二号作业:蚂蚁搬家


《纸歌》


两个孤独者
另一边,一堆新土筑起的坟墓
一层层被太阳晒干
宽敞处总有几只小鸟落下去
啄食草虫
我凝神一看
身后两行崭新的脚印
绕新坟一圈


2022.01.04


《新春辞》


新年第二天
我打开马歇尔
窗外的雪还在下,我试图点上壁炉
可柴木不在房间


我开始怀疑我的记性
昨晚的那首诗里还写到了备点木柴
明天要下雪了


夜里,我仍在写诗
点了一支香烟,在客厅找那个热狗
和冷冷的星辰


2022.01.04



《二零二二之二》

室内温度17。不需要生火
烧水
泡茶
拿出宋聘。给鸟儿加点水


白猫不在身边
天堂也不在
一株盆栽丑桔还有两枚挂果
沉甸甸地压弯了枝条


沙发上,放着昨晚创作的
两首小诗


2022.01.04

——————————————————————
&&第十三号作品【时间是霜】


《纸歌》


他们往纸上涂抹
我也忍不住
摁住这里凹凸的陡峭
这里的飘雪与风吹
摁到了沙漠,连自己也陷进去
摁到麦茬,任芒刺穿透掌心


直到一个盲人说
我看得懂,只是你摁得太快了
纸片,比黑字还要多


《未名》


时间是霜。在我的眼睛里一层层铺叠
像我曾经回避世界一样,世界开始逃离

从此我更迷恋黑夜
屡屡蛮狠地关掉壁灯

我用黑色词语感受盲女所有的恐惧
我想与一些字,在纸上决裂
比如,花,月,鸟鸣,甚至阳光


用手,把字立起来
摁下去
在未给这些字,重新命名之前
我用盲文写下今天:
我跟在时间后面,闻到花香
睡阳光用羽毛铺设的台阶
月光清凉,三两滴就可以入心
等一个人清晨叫我起床


《明天见》


见。今天在心里开一方绿地
赶三两只白鸭游河。冰雪
放去更远处
世界浑圆,不怕洁白跑掉

我需要天空飞翔更多的碎云
零零落落懒散的样子
喝了酒,也不用竹篮去打水
山上有土。为隔墙的梅林铺一条路

梅花的瓣儿,应该留着盛开还是飘飘散落呢?
你一定会腾身而起。像去年那样,用棍子敲打树干
落不落是它的事情


——————————————————————
&&第十四号作品:【群里临盆急就章】


《瓜田错》


花田一闪熄灭了
瓜田还有可供两人的盛会
青青田埂迂回更多土地


在哪?哪是错?
有些谎花儿不打紧。谎花儿是爱前嬉戏
是芳心的掩护

瓜花朴素
花蕊如一捏阳光碎末
顺着瓜秧就能摸到你的手
顺着你的手就能摸到另一个瓜秧
地球上的瓜秧都是我的
月亮上的瓜秧也是我的

瓜田无错
如果不让瓜田设摊卖画
我就到花田装疯卖傻



《二零二二之二》


 
早晨有密匝匝霜花
化作露珠的窗子,晨曦撒在门神脸上
肩膀掉了一块
依旧高举双鞭
将空气中的妖魔巫蛊打也么哥,打吐血是轻的
 
傍晚是调过来的早晨
何事郁结了露珠
二零二二,之二,有点二最好
有点二更真实
可信。镜中人对视,可感,可触,可拥抱
“辛苦了你。一年年的”


——————————————————————
&&第十五号作品【平生尽为执念】


《为花》


平生尽为执念
蔷薇目蔷薇科蔷薇属
她曾执念于一个布满诺言的玫瑰园
自带忧郁洒满阳光
后来,像一首警示歌
被嫌弃的半生
谁是她的树枝,她的梳妆盒,她的防火墙
又后来,蔷薇在水彩纸上渐渐鲜艳
要完成一千张练习啊
生而为花,就当一朵好花
住在自己的带刺的枝上
比如今日,太阳纺她的金线
照见五蕴,一杯咖啡一本绘画论
这些散漫的愉快
执念有时美好
那些尖利封喉之日尽可放过




《又去见“我”》


一下子就离开了星期一
星期五也就是最后的最后
她喜欢买各种花瓶,装各种情愫
对了,是玻璃花瓶
她这透明的女人
走过玻璃小巷,顺着黑陶台阶
一直向下
就到达深刻之地
有另一个她,名字叫“我”
坐着看书,躺着休息,站起来对她微笑
就在遥远的星期一,鼹鼠邻居的隔壁
瞬间的美丽就是花朵的意义
她常常沉溺于无意义的悲观主义
如此幸福又如此虚无
适合她生而为花的存在



《甚焉》


完全合她脾气,一些虚无和一些虚无
组成盛大的乌托邦。坚定的锡兵坐南瓜来的姑娘等
第一次如此巍峨,包裹着黄金的铠甲
想来就是特洛伊的木马
一个心灰意懒的女孩坐在其中
她不能解释其深意只是盲目地爱这神秘
用小刀拆开一个一个的笔画再也无法还原
像一个迷途的孩子一个无法回头的浪子
之乎者也,痛哉
甚焉然而作如是观
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她选择这个题目的缘由何在
不想分析,分析让人挫败
就给你们看这个黄金城堡,锁住
一个摇滚姑娘



《未名》


领驾驶证的这天,仔细聆听长官的呼喊
一个一个的陌生名字推着一个一个的陌生人
她的黑色短发黑色棉衣黑色裤子黑色雪地靴
黑色包包左倾倾向她的梦想
万物皆有名,她举起双手试试万物皆可举
真是奇怪,一切有名都刻在石头上无法动弹
当她拿到证件,秋天的那个她锁在她的名字边
她的名字也同样被锁定
万物皆反讽吗还是万物皆反噬
想到可以带着你去逃亡
未命名的旅途像一支摇滚乐队
她召唤狮子却出现了你
太惊异了
她需要一杯酒一支烟
对,就这么愉快地决定



《明天见》


总有明天,总很可怜
她只有一根短短线段
很多词语并不适合她
譬如永远,绝不,又
她有限的明天,放不下的执念
一块糖在咖啡杯里慢慢消失不见
爱,除非换一种相遇
摘取她的歌喉交换凌波微步
你开始啜饮一种甜蜜的苦涩
换言之一种闪亮的黑暗
明天呀明天
千万别再也不见



《二零二二之二》


省去之一就是之二
对于她刻意要提取的未来
像诗,跳跃着,踢踏着,省略了什么,踩疼了什么


——————————————————————
&&第十六号作品:



《买盐记》

在一个春天
雪还未完全融化
天空的陶瓷盛满明静的波纹
我背着布袋
走路去镇上
山路边有几匹骡马在休憩
赶马的人躲在草丛里
那时候
姐姐还没成家
听他们说
镇街又来了一支新队伍
夜里常听到噼里啪啦的枪声
但是你知道
布袋里的书我是不会丢的
没有你的话
我可能会跟他们走了
不再回来



《老吉他也有春天》

老吉病了
仇人们都提着糖果和肉酒去看他
他把所有人都召集在柚子树下
分去年的柚子给他们
阳光照射着金黄的柚子皮
狗日的生活,突然多了些不舍和柔情


《早晴》

白菜叶子要切碎一点
砍在木桶上的刀要像去年刚杀过人
石头在风里睡着的时候你不要去看
不是木头比石头更硬
更让人难以忍受
某些时候,我们只适合一个人
出门,找棵树,把叶子含在嘴里。
菜地里飞着麻雀
屋顶上飘起炊烟
而你刚好从屋里出来
指着白菜问我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45

帖子

16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7

版主勋章

发表于 2022-1-8 22:0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土豆丝老师辛苦鸟!认真读了再投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5

主题

363

帖子

1108

积分

副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08

论坛管理员

 楼主| 发表于 2022-1-9 08:49: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辛苦呢,请大家踊跃投票哟,爱你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

主题

567

帖子

5410

积分

副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410

动物总动员纪念奖章勤劳小蜜蜂临盆第一侠版主勋章

发表于 2022-1-9 22:17: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豆豆辛苦鸟,大家快来投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217

帖子

698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98

动物总动员纪念奖章版主勋章论坛管理员

发表于 2022-1-11 15:0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已投,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217

帖子

698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98

动物总动员纪念奖章版主勋章论坛管理员

发表于 2022-1-11 15:04:22 | 显示全部楼层
久未看,眼拙,投了能让我读下去的。 2022 祝福大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45

帖子

16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7

版主勋章

发表于 2022-1-11 16:20: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已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8

帖子

6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7
发表于 2022-1-11 20: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挑更对趣味的,已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临盆场子

GMT+8, 2022-5-22 05:52 , Processed in 0.05845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