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42|回复: 9

我叫寂寂秋草,土豆丝那个王八蛋给我弄成秋秋寂草了。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8

动物总动员纪念奖章

发表于 2020-12-11 22:5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阿秋诗选:


☆坠落的午夜


我和午夜并无交集,在沿江的栏栅后
浪声夹杂着虫鸣
一下一下地拍
有月光溅起,也有月光沉没
一条仿木梯级沿着左边的山势爬上去
被树叶遮去大半的灯火
它们曾经在我的另一首诗岀现过
那时我低着头,边走边思考着

2020.9.15



☆清露


不同雨后的电线上,水珠相互挤兑
吞食,制造危险
禾苗上,它们像一只只水晶鞋

又像一个个透明的塔
清晨的风轻轻吹过
仿佛拥挤的人间不存在

多想刚才粗暴的破坏者不是我
在我提着湿漉漉的裙摆穿过田埂
无数精灵在身后坠落

我的欢喜也因为这刻的愧疚
而变得不完整

2020.9.17



☆九月的村庄


一早,一只公鸡占领了墙头
它鲜红的脸,颈脖
颈脖下一圈黑到发亮的羽毛
我不知道我该怎样绕过去
而不惊扰,这美好,雄性的时刻
田垌已怀孕的禾苗,露珠早布下棋盘
我喜欢这刻吹过来的风
吹过昏沉的屋脊,
滴滴答答
无数棋子落下
皆与你我无关

2020.9.22



☆灯火的交谈


一只飞蛾看不见危险,对你
张开身体,并发动猛烈的撞击
你可以理解为爱吗
倘若你爱过,我想你会明白
而你还在嘲笑它的盲目吗
它的姿势,它
掉落一地的白绒毛
当你害怕了,并把自己灭掉
一只飞蛾,孤零零地
在黑夜结束了这一切

2020.9.22



☆.静秋


一只进入冥想的蝴蝶
身旁是挤拥的水珠
挤拥
是坠落的一个过程

一个小时前,暴雨狂扫过这里
又像是冥生的火
烘焙岀薄脆的云朵

祖母不声不响
在小溪洗她的蓝衣服
在她身后,寒蝉禁喑
状若蝴蝶的叶子还没有离去


2020.9.20



☆打谷场


你仍在为一只挣脱缝衣线的风筝沮丧
目睹它穿过金质的穹顶
星辰如萤火

祖母慈爱地看着木盆戏水的小童
夏夜是你吹起的肥皂泡

嗡嗡声仍在搅动,打谷场
先是围基崩坏,然后是裂纹

横贯,斜开
麻雀飞落,吱吱喳喳,吱吱喳喳
把梦变成了实景


2020.9.23



☆阴影里的窗口


此时我听见了一只翠鸟清越地鸣
带着它尖锐的武器
它是什么时候飞临这个窗口?
穿过灰格式的荷塘,而不留一丁点痕迹
我能想象它脊背闪现的光
一团翠绿的焰,在城市的中心
因为在白天,它变得不明确
太阳正被树木,楼群分割
一条河流不知不觉中完成
截取,奔赴,我已习惯在水底下屏住呼吸
荷塘在远远的村庄
它——
在啄食我体内的莲蓬

2020.9.26



☆慢动作


你在街心公园站了多久?又像是昨日
你随人流,涌岀地铁口
那迷惘的神情,我至今记得
四散的人群,以你为中心
而你每一次转身,都害怕会错过
与某人会面
那一刻,你不知道自己有多渺小
在宽大的广场,那么多岀口
事隔多年,你忘了也是好的
当你把行囊放在公园的长椅上
时值秋深,落叶很快就将你覆盖

2020.9.26



☆叶子的背面


因为背对光,背对雨水的原故
那里

蜘蛛结岀卵房,像一枚硬币
像一个孤独的岛国

因为孤独,经不起一截小树枝的挑拨
像蚁民四散
粉红的蜘蛛,举着纤长的腿近乎透明

像此刻手握树枝的小男孩
他的眼睛,多么干净



☆秋风中,我们坐下来

我们坐下来,什么也不做
就那样静静的
落叶徐徐

空气中有气味在死亡
有气味在诞生

我们遵从这种循环,就像我们深信
身体都挂着一口钟

一次为清晨敲响
一次为日落敲响

2020.9.22



☆秋渊


江岸并不适合用来悼念
不时扯动的树枝
跳跃的鱼
月亮不知被谁咬了一口
你想起那个人的笑
弯弯的
轮船带着侵略性
那里,灯光以意想不到的角度切入
你不想理解水的深
被冲擦的石头
白天,曾停留过一只喜鹊
在你爱上那灰白的双翅,它
飞走了
它隐进大叶合欢
浓密的枝叶
似细浪,轻轻地拍

2020.9.24



☆他眼里的光没有熄灭

距离适当,或可延缓
在旧的挂钟,敲岀新的时间
的空隙间,他赶上开往远方的火车
至今仍是一个迷,那样的早上
它诞生的过程。一座旧戏楼结束在
机械的轰鸣,扬起的尘土
所有的,都在身后落下
又自那滚滚的雾中,拓印岀树木
一只鸟扑闪着翅膀
它飞过田野,在不断的倒退中
点燃了绿的焰

2020.9.29



☆最怕月夜长


一棵柳树临摹了另一棵,他却无法
临摹柳树上的鸦巢
最早住的喜鹊,被逼远走他乡
从一个城市飞往另一个城市
形同落叶的车票塞在裤兜
夜静下来的时候掏出来,搭成一座小院落
在遥远的,银白的薄雾中
淡淡的灯火仿佛风一吹就散
而坐在灯下的人,不声不响缝补衣物
很快,自她的四周升起另一场雾
他想画下来,但总是不真切

2020.9.30



☆又逢桂花香


不知道母亲年轻时有没有见过桂花
有没有坐在桂花树下
等。会带给她幸福的人

其实我很想,我的母亲
安静地坐在飘飘落花的树下
因为安静,她不觉得在落花

我从未见过雪的母亲
从未安逸地,坐下来的母亲
总不愿让我心想事成

象牙,月,雕刻,细碎
是什么使它们产生联系?
母亲从未告诉过我,我便也不得而知

2020.9.30



☆黑天鹅


雨洗过的人工湖,残荷交颈
风荡漾。枯败的气味
掩饰它的空心,主导一种意想不到的势
默默折磨这片黄昏

而美人,沉浸在浓咖啡的馥郁
苦涩是一支舞曲
当它,缓缓从翅膀下伸出头
加深细致的颈脖
湖面忽闪,严如暮霭中向你颌首

你愿抛下所有的美,和枯死的
一丛苇草
它或许正怀念某段河滩
夜色渐浓,突遇提裙水面滑行的少女
像谁在你身体打开一面窗口
对着暗黑的湖
轻声唤

一个连你自己都已忘了的名字

2020.10.1



☆阳光折射在玻璃上


要你相信那是一把刀
很难
你没有见过镰刀割在水稻身上
同时也割在妹妹的大腿

才八岁的妹妹,现在已经是半老的妇人
每每提起她都会笑
那道疤痕看起来真的像一个扬起的嘴唇

2020.10.14



☆踩着星光回家


星星是按了一下灰色的屋顶
才升这么高的
它按的力度很轻

屋里的人不知道,她做了星的手拐
所以没有推开窗
也没有打开门

星星很淡,屋子很沉
远远地,只看到朦胧的轮廓

我把脚步放得很慢,尽量把这段距离
拉得再远一些

2020.10.14



☆雾来了


一十二条灯柱在阴里,胡杨和纵树
静默而低顺的人。难以搅动的稠密
波浪砸向茫茫的四周,甜睡的美人在湖泊
她洁白。发亮的洁白
正被雾一点一点吞食
在黑夜的尽头,一条路沉入水底
她要到那里去?她的梦在这里
黎明在对岸,像个失眠人
他弹落一截烟灰,飘荡的黑暗看不见表情
想到奔跑中的斯嘉丽,穿过一十二支灯柱
胡杨和纵树,
和燃烧的亚特兰大
我合上了一本没有结束的小说

2020.10.10



☆风车


一个时代在转动

尽管已过了很久,我们都忘了
倒挂的铁钟,广场
和嗞嗞发响的水田

沾满泥浆的裤腿,时髦地穿过大街
默然想起一个小孩
那天沿着操场奔跑


2020.8.29



一只乌鸦擦亮黑夜


一声鸦鸣拖岀长长尾音,也拖着你
一部绿皮火车,向夜的底部驶去

遥远的,沼泽地的芦荻
你曾惑于那样的眺望,江水上
没有一座山是完整的

像个小孩,粘着车窗
你能感受到那些锋芒,隔着时空
在向你挥舞

2020.11.27



简陋的黄昏


簸箕接住有限的光,刺枣树却不能
现在像竖着的空牙床
一只灰麻雀闪了一下
这个任性的小东西,你真拿它没办法
在打碎的镜像中,它不知道
炊烟会令人垂涎
它不知道,那个在向八十九岁的丈夫撒娇喊饿的老妪
刚刚才吃过晚饭
但我知道,在某处,有一个偏执的小脑袋,正在将一切还原

2020.11.26



在春天到来之前



你坐在炉火前,看着窗外的柴垛被雪堆高
暂不想去搬动它们
而你与之相隔的一层玻璃正在漾动
你静静看着,仿佛会有一部船驶过来
你不知道这意示着什么
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一只飞鸟?还是一个人突然推门而入
哔哩的火焰,撞击着四壁
你能感觉到,在某处,雪
下得更急,在更大的空寂中
木炭将要燃尽,你觉得一条小路在雪下保持如初没什么不好


2020.12.2



☆想象的日常


他如常,读书,写诗,坐在陈旧的院落
青砖上的苔藓,像锈咬住铁
来敲门的人很少,现在更是没有了
一片阳光完全属于他的
没有索取,或侵占
这样的情景他设计了很多年
一只十岁的猫,会带着他爬上屋脊
小时候父亲骂过多次,但现在不会了
和他坐在石桌边,喝母亲一早冲泡好的茶
石桌上一场走入绝境的棋局,被太阳照着
因为和他一样透明
刚好照见母亲眼内的忧伤

2020.12.7



☆断崖


夜继续深下去,你的手
搭在床沿,你不知道黑
从那里涌来
上一分钟,你刚从一场死亡经过
每个情节,每个字句,细微到
亡者的表情
那,仍沉浸在酒中的一张脸
他可能四十,或者五十
其实,没有意义了
句号是他留下的黑洞,是真的黑啊
躺在床上,你感受不到四壁
你听着身下的咆哮
浪不停拍打你的额头
你想到书中的死者
被浪卷走的小木屋
不知不觉握紧了左手

2020.12.6



☆保持沉默


我们因此听见了钟声
钟声沿着云端上的山梁滑下来
它带动雪崩,我们目睹一条缝隙越来越大
到最后,我们被一片未知的海域吞没
一半,沉船的遗骸静静躺在屋脊
虎头鲸穿岀厨房的窗口
而我们,坐在一棵刺枣树下
数细碎的枣花

2020.12.6



☆夜舞


在一首诗中读到卡夫卡,还读到了一个人的孤独
他静静站在我的对立面
摇摇半空的酒樽,跟着趴回桌子不停地写
他不知道,一首诗于他的所有意义
他不知道,每个字都带着自由
甚至一首诗如何完成,他不知道
酒瓶空了,被随意丢在墙角
在那里,他找到了自己的同伴
倾斜,或侧卧
在瓶底,他看见卡夫卡
那张小小的脸
他对着“他”
笑了笑

2020.12.6



☆皎


你或会在过这样的雪夜中,万物静谧
害怕一只乌鸦突然起飞,却又很期待
这点难以在此间磨灭的墨汁
像一朵花傲然绽放,那时
斜岀的梅枝刚攀在寺院
老僧手中的木鱼就那么停了几秒
仿佛一切都已经有所不同
悠长的钟声在一个旁观者的口袋里
回荡了很久

2020.12.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

主题

322

帖子

965

积分

副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65

论坛管理员

发表于 2020-12-11 23:0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我,就是王,但我不姓王,我姓林。
对不起啦,秋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

主题

322

帖子

965

积分

副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65

论坛管理员

发表于 2020-12-11 23: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挂着,让大家看看。我困了,觉觉去,明日来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39

帖子

16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9

动物总动员纪念奖章论坛管理员

发表于 2020-12-11 23: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组都是短期内完成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212

帖子

677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7

动物总动员纪念奖章版主勋章论坛管理员

发表于 2020-12-11 23:43:19 | 显示全部楼层
给你编辑下格式,把题目隔出啦,方便大家阅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

主题

322

帖子

965

积分

副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65

论坛管理员

发表于 2020-12-12 11:3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期的洞察生活,对平常日子的剔凿,笔耕不辍的训悟,让你的语言有一分淡适闲定。
我对你不陌生,认识你快一年了吧,也曾批过你的诗。这组整体上质感都挺好,语言越来越简洁精准了。
这一组我推荐精华收藏。

国际惯例,精华一人推,后面有人认同便操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212

帖子

677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7

动物总动员纪念奖章版主勋章论坛管理员

发表于 2020-12-13 00: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下一下地拍
有月光溅起,也有月光沉没


挤拥
是坠落的一个过程


蜘蛛结岀卵房,像一枚硬币
像一个孤独的岛国

因为孤独,经不起一截小树枝的挑拨

我们因此听见了钟声
钟声沿着云端上的山梁滑下来
它带动雪崩,我们目睹一条缝隙越来越大”

.....正是类似这样的句子,有所体悟,让整组诗歌有了月光下微光闪动的质感。
同时有适当的节制。然而有一点是,整体阅读下来,中段开始感觉到有点晃神,结句和留白的方式有些一致,倘若再多一些不同视角的深入,或者语感的一些变换,或者打破整体思考的固有面,会更吸引。

当然,这些并不妨碍是一组好诗。我来精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3

帖子

5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9

版主勋章

发表于 2020-12-15 00: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土豆丝 发表于 2020-12-12 11:31
长期的洞察生活,对平常日子的剔凿,笔耕不辍的训悟,让你的语言有一分淡适闲定。
我对你不陌生,认识你快 ...

淡适闲定,总结得很好,也是我那天读这组的第一印象,让我浮嚣的心也有了一刻的娴静。先表示一下喜欢,最喜欢的以后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39

帖子

16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9

动物总动员纪念奖章论坛管理员

发表于 2021-1-31 22:4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一个好的状态。能读到一种玲珑剔透的心一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1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7
发表于 2021-2-2 10:54: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组,我也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临盆场子

GMT+8, 2021-9-22 12:53 , Processed in 0.05316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